CPM下降,会带来游戏海外增长新机遇?

By Doron Wagner

2020 年依然在风雨中步履蹒跚,前路仍如雾里看花,只有一件事日渐明朗,那就是“新常态”还言之尚早。在感染人数控制上,各国政府除了据实猜测和频繁调整政策之外几乎束手无措。一切已恢复正常的假象一次又一次被残酷的现实击碎。

然而,新冠病毒并未扼杀消费主义。虽然部分行业正遭受冲击,而且很多人的可支配收入也已大不如前,但市场营销行业的一隅却爆发出巨大活力,它便是海外广告投放。

今年4月份,Bidalgo 发布了 《Bidalgo疫情UA生态洞察报告》,揭秘游戏、娱乐和健康/健身行业在疫情期间的新机遇, 探讨了广告流量、CPM、ARPU、Payer Rate付费人数比率等数据维度海外投放洞察与趋势。

现在,让我们立足宏观,放眼全局:同比2019年,2020年这一年海外广告投放CPM、广告曝光、付费用户比率等数据维度又有怎样的趋势?

这次我们聚焦游戏这个垂直行业展开,时间维度也不再是特定的某一周,而是一年的前 30 周。2020 年前 30 周与 2019 年同期相比有何不同?让我们来一探究竟!

2020 年游戏海外投放趋势

如图所示,随着新冠疫情在欧洲和美国爆发,CPM 数据开始真正偏离去年的数据。2020 年第 9 周的高峰可能是由一个或几个大广告主预算变化所致,可作为一次性事件不予考量。从第 11 周开始(3 月的第 2 周),偏离趋势逐渐加剧,CPM 不断下探。

随着 CPM 下探,广告曝光量急剧上升,这是因为广告主趁成本下降加大了广告投放。在CPM下降的趋势下,多数游戏广告主选择了抓住机遇,加速全球扩张。

相比之下,付费用户比率的上升则不那么明显。现在来看,我们猜测是因为人们被禁足在家,于是智能手机成为了人们的娱乐消遣工具。

这种反常现象一直持续到第 19 周(5 月的第 2 周),随后偏离程度开始缩小。这个时期正是许多国家和地区重新开放和放松限制的时期。从那时起,追赶 2019 年的 CPM 曲线就成为大势所趋。

然而,这种回归常态的现象存在着一定程度的误导性,因为虽然异常活动不再明显,但新冠病毒仍在全球肆虐。

7 月份的数据分析结果尚未出炉,但就 6 月份而言,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加 44%(从 1,790,191 例增加到 2,590,552 例),游戏 CPM 持续上升,而广告曝光量和付费用户比率则下降,与疫情初期的形势正好相反。

Published on 十一月 13, 2020
作者:
Doron Wagner

Director of Media Innovation @ Bidalgo.

马上开始您的 Bidalgo 之旅!